这是真的吗,日本才是礼仪之邦?

2019-06-27

小编因是从事日本留学的工作,因此了解到的关于日本的相关情况比较多一些,也听到过很多国人关于对日本和日本人的评价,有说国仇家恨的,有的人一提日本就气不大一处来,牙咬的咯吱咯吱的,也有抛开这些不谈,说环境、交通、人文、工匠精神和礼仪的。

上一篇文章,小编讲过日本的剖腹“文化”,说明日本人自己对自己都挺狠的,何况对外人,今天咱们来聊一下大家最津津乐道的关于日本礼仪的问题。

经常听人这样说:“抛开国际关系不说,日本是真的干净,日本是纪律性真好,日本交通秩序很好,日本才是真正的礼仪之邦”

从清末至今,对日本人的“有礼貌”的描述不绝于书,这个礼貌和压抑之间有何关联?这就要学到咱们的一位先贤:荀子

工作的关系,经常跟日本人接触,刚开始时,日本人随时随地表现出的礼节,确实曾给我以不小的震撼,见面或道别时90度的鞠躬,在电车中,看到大家因肢体接触而相互点头抱歉,在商店里、商场里、料理店里,都能看到服务员热情而亲切的笑容,在手扶梯上人们约定似的站在扶梯的一侧,着急的人可以从另一侧快速通过,还有日本的茶道等无不在说明日本的外在礼貌和礼仪。


有些去过日本的朋友或国后都会发出这样的感叹:“日本人真有礼貌”,另外对比国内的某些不堪入目的影响他人的行为,深深的感觉到自卑,甚至是恨铁不成刚。

其实我们中国人每个人心底里都有一个遵守纪律,对人礼貌,遵守交通规则的心态,只是没有把这个真正形成必须的行为规范,总有那么几个人不遵守这个规范,也总有人心里想遵守,可看到有人不遵守,自己也就随大流,不遵守了。

实际上这是两个国家文化方面的问题,这些现象差异,实际上源于“心”和“礼”的道德分歧。

中国人讲早期儒家,一般只说“二圣”孔孟,前者曰“仁”,后者曰“义”,此后的圣贤,要数朱熹(理),王阳明(心)。一位先贤似乎很受冷落,他就是荀子。

荀子的学说主要集中在朴素唯物主义和性恶论(人之性恶,其善者伪也),但荀子的核心思想就是“礼”,荀子崇礼仪,这样说来,日本受荀子的影响是最大的。

但中国儒学仁重于礼,所以“对内在心性的主动塑造和追求远重于对外在规范的严格遵循和顺应”,而日本更在乎“礼”,他们觉得,社会功德的真正建立,需要的不是内在自觉,而是外在训练。

中国人强调私德,只要心是好的,外在言行可以不用拘泥,于是,许多人缺乏功德观念,却好不怀疑自己内心善良。日本人强调公德,外在的言行举止上礼节繁多,哪怕是虚伪做作,至于内心是否真诚并不注重,这也是在人们呆久后,常把日本的“礼”讥为“虚伪”。

大家应该听过,日本人不给别人添麻烦的说法,如果一个人在公共场合大声喧哗,会被批评影响了别人,从来不会说这个喧哗本身是不对的。也不会发自内心的检讨自己的行为。

因此,我们也就明白,当深处可以不计较别人反应的社会环境(如战争中的帝国领土)时,“礼”的约束自然崩解,心中之恶就无所束缚,也就毫无顾忌的倾泻出来了。


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